Share this content on Facebook!
1 Apr 2016

我對面條情有獨鐘,並不是因為我多麼喜歡吃面,而是這碗面裏有我品不盡的味道,值得我用一生去回味。

 

一碗麵條 回味一生  小時候,聽見別人說“下飯館”,便仰著笑臉問爸爸,“什麼叫下飯館啊?”爸爸笑了,“哪天,我帶你去吃麵條”。“真的嗎?什麼時候去啊?”爸爸望著院子裏的甜高粱說:“等甜高粱長高了,我就帶你去。”我興奮不已,等待著……。

 

   每天盼著院子裏的甜高粱長高,這是類似南方的甘蔗,秸稈裏有許多糖分,嚼裏面的甜甜的汁水,滿口甜香,很好吃的。終於等到甜高粱長高了的那一天,爸爸割下一株株的高粱杆捆成一大捆,扛在肩上,拉起我的手,“走,賣了這甜高粱,爸爸帶你下飯館。”我高興的跟著爸爸上路了,我們要到八裏以外的元寶山集市上去賣。

 

  一路上,驕陽似火,爸爸扛著幾十斤重的甜高粱,我跟在後面一路小跑,不一會兒就氣喘吁吁走不動了。這時,爸爸放下肩上那捆高粱杆兒,背起我向前走,走一段路,把我放下,叫我在原地等著,爸爸再回去扛那捆高粱杆兒,我看著爸爸來來回回的,倒動著那捆甜高粱杆,還有一個身體瘦弱的我。汗水打濕了他的衣服,天真的我趴在爸爸濕漉漉的背上只覺得很自在,笑嘻嘻地用一只手為爸爸抹著脖子上的汗珠兒,只覺得好玩……。

 

  不知走了多久,我只覺得時間很漫長,終於到了。三分錢一根的甜杆兒(甜杆兒是城裏人一貫叫法)很受歡迎,尤其是小孩子們,總是拉著大人的衣角“我要甜杆兒!”大人們便走過來為孩子挑上一根。甜杆兒一根根減少,爸爸的錢袋多了零零碎碎的硬幣,很快那捆甜杆就賣光了。爸爸高興地拉起我:“走,飯館下嘍!”

 

   走進飯館,人真多啊!爸爸給我找了個位置坐下,花了兩角五分錢為我買了一碗麵條,爸爸異常興奮的對我說:“爸爸不餓,爸爸看著你吃,要吃飽飽的。”我點了點頭,那白的透明的面,上面澆上韭菜雞蛋鹵,金黃的蛋黃,點綴在綠色韭菜中間,顫巍巍的醬色澱粉塊兒,實在是當時是美味。我大口的吃了起來,麵條真的很好吃,吃飽了,看看坐對面的爸爸,正微笑著看著我吃,他那份滿足,那份喜悅溢於言表。“爸爸,我吃飽了。”“再吃點,別剩下!”我搖了搖頭,這時爸爸端過我剩下漂著幾根面的殘湯,吃了起來,連湯都喝了。見此情景,我忽然懂事似的說:“爸爸,我長大掙錢,給你買好多碗麵條!”爸爸笑了,笑容從未有過的燦爛。隨後爸爸頂著驕陽,餓著肚子背起我踏上了回家的路,吃飽喝足的我甜甜睡在爸爸背上,我不知道八裏的路程,餓著肚子的爸爸怎麼把睡成爛泥的我弄回家的,我只知道我醒來時,已躺在家的炕上,爸爸正笑著望著我呢!

 

   師範畢業,我拿到第一個月工資,我該用自己賺的錢報恩了,可是爸爸早已離我而去了。當年那句“爸爸,等我掙錢了,給你買好多碗麵條!”成了我永遠無法兌現的承諾。儘管這樣,不知是為了紀念,還是為了當年的“承諾”,一種說不清楚的動力促使我,騎上自行車,來到了當年的飯店。飯店豪華了許多,我要了一碗麵條,坐在那裏,吃了幾口,就放下了,再也沒有第一次進飯館的那份欣喜,再也找不回當年的那碗面的美味,再也沒有當年的幸福溫馨……。滿腦子都是回憶,滿眼睛都是淚水,滿心靈都是苦澀……淚光中再現了當年的一幕:驕陽下,父親扛著一大捆甜高粱,目光望著我,到我跟前把那捆沉重的甜高粱放下,趕緊背起我大步地向前走著,嘴裏不停地安慰我:“熱了吧,一會就到了”,汗水打濕了他衣衫,連頭髮梢都挑著晶瑩的汗珠。我趴在濕漉漉的背上,用手玩弄著他脖子上、發梢上的汗珠,在他的安慰中耐心地等待著……。一位父親,為了滿足心愛女兒的一個願望,烈日下,重負在身,往返在太陽炙烤的沙石路上,經受了怎樣的煎熬啊!自己一分錢都沒捨得花,餓著肚子,又是怎麼把熟睡著的我弄回家的?可想而知!烈日,口渴,饑餓,勞累都被偉大的父愛淹沒!如今,物是人非,爸爸啊!你那如山一樣的父愛讓女兒如何報答!當年的那碗面美味,如今回味起來全是父親付出的艱辛與苦澀。女兒的心中,不再是當年的滿足、歡樂,而是心痛、苦澀!感動與悔恨交織,我淚流滿面,這如山一樣的父愛,叫我如何去報答啊!連一次報答機會都沒有啊!

 

   結婚後,有了孩子,為人母的我,喜歡帶著剛上幼稚園的女兒去飯店,要上幾碗面,喜歡坐在對面看看女兒吃面,尤其是看著女兒的貪吃的樣子,總是情不自禁的笑,從內心發出的笑,幸福滿足的笑。“媽媽,你怎麼不吃啊?你不喜歡麵條嗎?”“哦,我更喜歡看你吃麵條,吃在你的小嘴裏,香甜在媽媽的心裏噢!”“媽媽,等我長大賺錢,給爸爸媽媽買最好吃的面!”一句話,說的我心裏甜甜的,我笑了,真的很幸福!此刻,眼前浮現出二十幾年前,爸爸帶我吃面的那一幕……我才真正感受得到,當年爸爸歷盡艱辛滿足女兒的“下飯館”願望,臉上總是帶著笑。如今我從一位母親的角度回味那碗面:那碗麵條盛著爸爸濃濃的愛!女兒的滿足,是爸爸最美的心願,爸爸的內心是甜蜜的,幸福的!正如現在的我。

 

   轉眼間,二十多年過去了,如今女兒也結婚了,有了個可愛的女兒。去年暑假去呼市度假,女兒、女婿知道我喜歡吃面,開車帶著一家人到“西貝蓧麥村”。這是規模大、麵食種類多的品牌餐飲店,具有西北地域文化風情,這裏食之與自然相通,感之和文化交融,曾贏得了全國各地乃至外國朋友的好評。欣然而至,真有返樸歸真的感覺,但是再也找不回兒時第一次“下飯館”那種興奮感,十五元一碗的面,吃起來真的不如爸爸為我買的兩角五分錢的面香甜。坐在嬰兒椅上的小外孫女,“咿咿呀呀……”興奮得不停地喊,一家人都看她笑,當今孩子幸福,成了我們餐桌上話題的焦點。於是我給女兒、女婿講了我小時候第一次進飯館吃面的故事,感動之時,女兒才明白我喜歡吃面的淵源。看見女兒、女婿往孩子嘴裏夾面,我感慨萬千,心裏有說不出愜意,再次回味起當年的那碗面:“爸爸啊!是你當年的那碗面,讓濃濃的愛代代相傳!”

 

   前不久,女兒打過電話,說工作之餘,打算開一個面館,我欣然同意了。僅僅2個月,女兒的一家適合家庭聚餐的“鐵鍋居燜面”開業了,我真的很興奮,我最想把這一消息告訴長眠九泉之下的爸爸。我可以自豪地說:“爸爸,我兌現了當年的諾言,我們真的有好多碗面了!你那碗飽含濃濃父愛的麵條,讓我回味一生!您那份濃濃的愛,將代代播撒,播撒到千家萬戶!”我淚光中浮現出爸爸當年那燦爛的笑臉。



Comments

There isn't any comment in this page yet!

Do you want to be the first commenter?


New Comment

Full Name:
E-Mail Address:
Your website (if exists):
Your Comment:
Security cod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