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are this content on Facebook!
2 May 2014
4gewe3g6edge記憶中的古驛站就在我們居住的“四間房”幾公里遠的地方,和我們小時候的村子一樣,群山環繞,碧波蕩漾。驛站在童年的記憶裡,沒有像影視作品中的大紅燈籠、樓閣和寨門。驛站籠統的被圈在茂密的落葉林邊緣廣袤的草原上,傍著清清的湖水,靠著滔滔的龍江,擁著漫展的垂柳,水草,在遼闊的藍天下靜靜的站成肅穆的深沉。在那個遺留下來的搖搖欲墜的簡陋木棚裡,我們尋不到歷史的遺跡,呼啦啦的長風早已捲走了遠去的戰馬嘶鳴。iphone screen protector
 
        春天,達子香花,在青山綠水間盡情揮灑浪漫。粉色的霞從雲端一直飄到到驛站的木窗下。藍天,白雲,綠樹,鮮花,清清溪兒,潺潺小河,幽幽湖泊,滔滔江水,清新的空氣,淳淨的風。 。 。 。 。 。就連廣袤的原野上,那三三兩兩的牛兒和小柵欄也流淌成韻。風兒吹過發稍,波浪翻滾,葉香陣陣,花香陣陣。那一小方,一小塊的黑油油的田字格里,站著揮鋤彎腰的人。我們的父輩把綠色植入腳下的黑土地,忠誠地守護著他們的家園。也守護者這個傳說中的抗擊沙俄入侵,保家衛國的驛站之魂。Whiteboard Trolley


        且不描繪那遠去的驛站在秋天裡是如何的壯美,單想那一地的金色,該是多麼的震撼!金燦燦的麥穗,黃澄澄的玉米,或濃或淺的黃、紅漸漸覆蓋了藍天下的山巒原野。層層疊疊的喜悅在愈釀愈陳的酒香里動盪。笑聲高亢,沒有悲傷。那時的大人和孩子一樣,有描繪不完的藍圖,有用之不盡的力量!


        在我的記憶裡,印象最深的是古驛站懷抱裡的“落馬湖"。父親說清朝名將李金鏞重兵趕路,車馬勞頓,行至此,見草豐水美,便下馬安營。後人為了紀念他,稱此“落馬湖”。這為驛站又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。那時的我們,可不懂什麼屯邊戍國,可是極愛那水中清晰可見的,游來游去的魚兒,那是無休無止的快樂!


        我們不知道當日駐紮再此的清兵,使用什麼先進的武器,可我們小小年紀就會做屬於我們的捕魚工具。魚鈍,是用十公分高的鐵皮做成的直徑三十公分左右的圓形筒。筒底和側壁上打孔,然後在側壁上做一活動栓門,和一個能栓繩的扣手。筒面用一薄絲鐵砂網覆蓋,中間留一圓形大孔,用樺樹皮捲成5、6公分的高度,縫在網上。魚食那時也簡單得很,用蚯蚓的碎身混著半熟的麥麩,或是腥臭的魚腸子,在樺皮圈上一抹。一手拽著繩頭,一手把鈍拋向湖中。每隔十多分鍾啟鈍,便有或多或少貪嘴的魚兒,在鈍中雀躍。打上來的魚多是二三寸的柳丁,沙湖片,還有湖蟹。當時我們就爭論過,那些清兵是不是就像我們一樣,用不太上眼的土槍土炮放倒了敵人? Managed Firewall Service


Comments

There isn't any comment in this page yet!

Do you want to be the first commenter?


New Comment

Full Name:
E-Mail Address:
Your website (if exists):
Your Comment:
Security cod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