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are this content on Facebook!
8 Apr 2014
沒有防範的無知,終究無可奈何地任秋風在夜色裡肆虐著狂竄。抓緊 衣襟在風中抓住最後一絲暖意。在秋風裡想起了媽媽,撥了電話過去,卻只是說些我很好,不用擔心的話,而媽媽說爸爸想一個人出去打工……在黑暗的夜色裡,冷澀的秋風刮著臉有點生疼,突然想起了那些落在地面上的枯葉,每天清晨被那掃帚冷硬地掃打時。在那一刻,我彷彿看到那些落葉在滾動著聲嘶力竭地哭喊著……

風該更大些的不是嗎?讓那些枯葉帶著夏天的記憶一併在秋風裡死去。承載著的記憶無論如何美好,終將躲不過無情罷了。然為何要春生夏 長,換來冷秋悲冬。為何要一季華茂,到頭來空盛零落潦倒。難道這就 是所謂的新生涅槃?一層死亡,一層蛻變,這就是生命的成長?如若生命非要個逐漸疼痛的過程,才能了解一切現實的抉擇,到頭來無非是曾經一紙天真的荒唐罷了。記憶如葉,終將在歲月裡片片老去, 待秋風起時,便隨風兒逐漸脫落,遠離曾經固以為深嵌的血肉。

記得那天在朱雀山的草甸裡, 當四周都是冷嗖嗖的迷霧時,同去的伙伴都在雲裡霧裡,一切依稀,似乎不曾真實的感覺。也許生命的荒原裡,我們尋找到的都只是背影而已, 模糊清冷,在迷霧裡各自徘徊,各自追逐,匆匆邂逅,卻終於各自陌路遠離。然《呼嘯山莊》的他們終將在生命的荒原里相聚了不是嗎?愛恨終究難分難解,也無須執解,死後的靈魂終將釋然,只是隨顆心的角度,在荒原里相逐……

那天,當文學史老師問我們的愛情觀時,第一次我沉默了,我始終在想,我還能一如從前般說著那些美的像棉花糖般的語句嗎?如雲朵般飄在高高天空的美,卻實屬存在的虛空。亦非當年午夜十分,那個常徘徊在月夜下的小女孩,在墨藍的天空下,斜倚著窗,默念著一些詩句,一如那些路邊裡開著淡藍的小花,清香純粹。在那段似乎煎熬的高中時代裡,每每回首,卻從未想留下些零星的文字。總記得那樣的一個清晨,那該是怎樣的煙霧朦朧,整個校園被繚繞著的水霧瀰漫,我在不真實中輕輕地伸手去碰觸那路邊一株黃色的花, 它還仍在清晨的美夢裡未曾醒來,淡黃的花骨朵低垂著,花苞的頂端有一點紅色,就像熟睡的少女那飽滿的唇,散發著誘人的顏色。想去碰觸那種輕盈的美,可總是罷手了。也許美 從來都是不許碰觸的吧?沾塵了的手怎敢輕易地褻瀆那種純潔的美。只能用些許零星的回憶在歲月裡漸漸給青春潤色,縱是那一縷雨中的花香,也暖了整個冬。


Comments

There isn't any comment in this page yet!

Do you want to be the first commenter?


New Comment

Full Name:
E-Mail Address:
Your website (if exists):
Your Comment:
Security code: